太行山上的绿色明珠,山清水秀扮靓神奇八闽

2019-10-20 02:51 来源:未知

——聚焦福建“三库”实践之森林水库篇

  中国绿色时报7月8日报道(记者 陈永生 林萍 傅凯峰 黄海) 武夷山之美,精华在九曲溪。九曲溪水绕山环、常年不断,上游的武夷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功不可没,提供了100%的水量。
  福建武夷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闽江和赣江的分水岭,区内有大小溪流150多条。它仅占闽江9‰的流域面积,却每年为闽江贡献17亿立方米的一类淡水。
  福建多山,依山面海,内河水系密布。武夷山、戴云山两大山脉绿意葱茏。“六江两溪”(闽江、九龙江、晋江、汀江、龙江、敖江和木兰溪、交溪)昼夜流淌,哺育着八闽儿女。驱车福建,远观竹木满山,近看碧水长流。即便是多雨的端午时节,雨后的溪流依然青山映影、绿水长流。
  山清水秀背后,有福建为政者久久为功的坚守。
  持续增绿,最绿省份培植优势   林业是福建的一大优势、一大保障、一大潜力。
  福建“八山一水一分田”,林地占全省陆域面积的76.2%;森林覆盖率65.95%,已连续30多年居全国首位。
  优势源于积累。
  福建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林业,几十年坚持不辍,近年更是形成了五级书记抓造林的机制。1989年7月,福建省委、省政府提出“三五七”造林绿化工程:用三至五年完成宜林荒山造林,七年实现八闽绿化。1995年全面灭荒之后,福建又先后提出建设林业强省和生态省的战略构想。2001年,福建在全国率先开展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用体制机制激发林业发展的内生动力。2010年,福建启动实施“四绿”工程,持续推进城乡一体绿化。2011年,福建开展“大造林”活动,在全省掀起新一轮造林绿化高潮。
  创业难,守业更难。近年来,福建又提出了“三个必造”,即上年林木采伐迹地必须造上林,上年森林火灾、林业有害生物危害和盗砍滥伐迹地必须造上林,上年项目建设占用征收林地的必须通过等面积以上荒山或非规划林地造林予以补充,以确保森林面积有增无减。
  资源持续培育。
  “十二五”期间,福建完成植树造林1686.8万亩,比“十一五”增长50%。与此同时,全省商品材年产量570万立方米,比“十一五”平均减少17.1%;全省5年完成森林抚育5217.4万亩,并加大了树种结构调整力度,建设国家木材战略储备基地127万亩、珍贵树种用材林基地48万亩、速生丰产林和短周期工业原料林等基地935万亩。造林增加总量、少砍控制减量、抚育提升质量,资源培育卓有成效。
  自然参与修复。
  福建规定,对水土流失区、水源涵养区的森林开展封山育林,保护林下植被,并辅以必要的抚育、除萌、补植、套种等人工措施,恢复地带性植被和物种多样性,以增强森林生态系统稳定性。2015年末,全省实有封山育林面积773.1万亩。
  水土治理,长汀经验典范全国   2011年、2012年,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两次对福建长汀水土流失治理作出批示。水土流失治理的“长汀经验”不胫而走,一时成为全国典范。2012年的全国林业厅局长座谈会,即选在长汀召开。
  长汀是福建22个水土流失重点区之一。
  没有青山,哪得绿水。当年的长汀,因无序发展小型造纸企业和食用菌种植,山上竹木被大量砍伐,水土流失严重,“火焰山”“河比田高”“山光、水浊、田瘦、人穷”成了长汀的真实写照。
  生物措施是治本之策。
  长汀人发扬“滴水穿石,人一我十”的精神,开始与百万亩荒山作战。各级的项目、资金、技术也开始向长汀聚集。从1983年开始,福建省林业厅先后派出5批林业技术专家长驻长汀,指导造林绿化和水土保持,并在造林项目、生态公益林补偿上向长汀大力倾斜。
  1986年,长汀森林覆盖率为59.8%,目前提高到79.4%。全县累计治理水土流失面积162.8万亩,减少水土流失面积98.8万亩。全县重点生态区域封山育林210万亩,水土流失区植被覆盖率由15%-35%提高到75%-91%,水土流失率下降到国土面积的8%左右。
  长汀从“河比田高”到“稻花飘香”、从“土地龟裂”到“湿地公园”、从昔日火焰山到今日花果山,好生态栽成了“摇钱树”,创造了红土地上的绿色传奇。
  来自福建省林业厅的消息说,为充分发挥林业在山地水土流失治理中的主力军作用,全省将大力推进造林绿化、加快重点生态区位林分修复、全面实施封山育林、着力提升森林经营水平、建设生态茶山果园,以确保水土流失治理成效。
  涵养水源,源头库岸绿树环抱   古田溪水库,又叫翠屏湖。
  1958年4月,为阻滞泥沙、延长电站使用寿命,古田水库国有防护林场建立。林场经营范围随水而定,沿湖87公里岸线外展600米,总经营面积5.3万亩。现任场长陈凤娇说:“林场成立初期基本是荒山秃岭,森林覆盖率不到10%,生态功能十分脆弱。”
  58年过去了,林场森林覆盖率96.94%,是建场时的9.6倍;森林蓄积量已达21.1347万立方米,为建场时的35.5倍;林地绿化率98.47%,是建场时的5.3倍。
  正因为有水库林场的森林呵护,58年来,古田溪水库库容量仍然保持在6.4亿立方米左右,电站年均发电量8亿多千瓦时,最大限度地延长了使用年限。
  当年修建水库,古田县城被淹没,就地后撤建了新城;如今重新规划,古田提出“湖城一体”,城市与青山、绿湖融为一体。当年因水而去,如今逐水而居。
  陈凤娇说,为适应这一进程,林场2012年起就不再商业采伐,正在进行树种结构调整,实施景观造林、补植修复,最终实现树种多样化、品种乡土化、色彩季相化。
  古田县副县长肖泽敏说,“湖城一体”要实现湖边有城、城边有湖,让百姓在城边就可以走进森林氧吧,享受青山绿水的生态福祉。
  古田水库林场、葫芦山国有林场、和平国有林场、宁化国有林场、清流国有林场、三明市郊国有林场、漳平五一国有林场、连城邱家山国有林场……林场呵护着一方碧水。
  武夷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杨佑生说,随着南平迁市到武夷新区,将来位于保护区的雷公口水库每天最多可为新区提供达27万吨一类优质水源。
  喜看福建水丰盈。闽江源、汀江源、木兰溪源自然保护区和武夷山、戴云山……青山常年外送清流。
  严格管制,保护发展并行无伤   《福建省“十三五”林业发展专项规划》已经省政府印发。到2020年,森林覆盖率达到66%,继续保持全国首位;森林蓄积量净增5000万立方米。而且,森林覆盖率、森林蓄积量、林地保有量、湿地保有量、林业自然保护地面积、国有天然林保有量全部列出“约束性”指标。
  福建省林业厅负责人表示,“十三五”期间全省植树造林总任务500万亩,重点是抓好“三带一区”建设,即沿海基干林带、生物防火林带、森林生态景观带建设和重点生态区位林分修复。
  好的生态,更需严格的机制管护。
  福建目前正加快划定林地和森林、自然保护区、湿地、沿海防护林、森林公园、生态公益林6条林业生态红线的步伐,实行分类分区严格管控。湿地保护立法即将完成,通过编制保护规划、实行保护名录管理制度、建设湿地保护区和湿地公园等措施,使全省湿地得到有效保护。
  近年来,林地占补平衡试点工作在福建率先铺开,探索出林地管护新模式,节约、集约使用林地,同时又能有力保障全省发展项目建设林地要素的供给。
  既要保护生态,又不影响群众利益。当二者矛盾交叉于重点生态区位的个私商品林时,怎么办?永安探索出一条政府与社会相结合之路,赎买。钱由政府和社会共同筹集。2013年,永安市提出,未来10年每年力争筹措3000万元赎买1万亩重点区位商品林。其中财政和社会各募集资金1500万元。同年底,一个非营利性的生态文明建设志愿者协会应时而生,负责重点生态区位商品林的赎买和保护。
  2015年、2016年福建省级财政共投入1.08亿元,分别在14个县开展重点生态区位商品林赎买试点。
  从2011年开始,福建停止了天然林皆伐;从2016年起,福建全面停止省属、县属国有林场天然林商业性采伐,集体和个人所有的天然林暂停商业性采伐审批。林的福音最终换来的将是水的丰盈充沛、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在山清水秀的福建,林水关系已无需证明。

太行山上的绿色明珠

甘肃省庄浪梯田改种粮为种果,到2020年全部进入盛果期之后,全县农民仅苹果产业一项人均收入将达万元 捧着“金果”追小康

  提起甘肃省平凉市的庄浪县,人们总会联想到梯田。过去的饥馑岁月里,庄浪儿女建成了百万亩梯田,借着梯田高产优势,老百姓得以温饱。今天的庄浪,层层梯田间到处都是红艳艳的苹果,让人们看到了脱贫致富的新希望。
  农民人均拥有1亩苹果园   庄浪乡村有句玩笑话:“假如庄浪黄土卖成钱,老百姓不愁富不了。”这句话从侧面道出了庄浪地下资源匮乏。庄浪梯田只能生产粮食,挖不出“金疙瘩”。在庄浪县被农业部划入全国为数不多的几个苹果优势产区之后,庄浪梯田栽出“摇钱树”成为可能。
  在新一轮扶贫攻坚行动中,庄浪县委、县政府紧紧抓住全国苹果优势产区的区位优势,确立苹果产业强县战略,高标准规划,把发展苹果主导产业作为精准扶贫的主攻方向,勾划出了苹果产业基地布局:沿着葫芦河、水洛河、庄浪河三条县域内河流的河谷川区发展苹果基地,进而向两岸川台延伸,逐渐“爬上”层层梯田,力争苹果适宜区全覆盖。确立苹果主导产业基地发展的目标:让全县农民人均拥有1亩苹果园,到2020年全部进入盛果期之后,全县农民仅苹果产业一项人均收入就达万元,让农民捧着苹果,追梦小康。
  过去,庄浪县只有阳川镇、万泉镇两个苹果老产区乡镇。而今,沿着葫芦河逆流而上,苹果园从阳川镇不断延伸,经过了大庄乡、卧龙镇、南湖镇,直至赵墩乡。沿着水洛河逆流而上,苹果园又从万泉镇不断延伸,经过了朱店镇、水洛镇、南坪乡,直至良邑乡。目前,苹果基地发展到全县14个乡镇。
  栽一棵,成活一棵。每年春天是庄浪县一年中最为干旱的季节。为了确保苗木成活,县林果部门不断探索“保活”措施:栽植前,用生根粉浸泡苗木根部;栽植后,给苗木套上保湿袋。这两项措施促进全县苹果苗木成活率达到98%。目前,全县苹果基地65万亩,农民人均拥有了1亩苹果园,苹果基地基本上覆盖了全县适宜种植区。县里每年整合扶贫、林业等项目资金2000万元,给农户补贴苗木、农膜、肥料,扶持农民建设果园基地。
  县委书记徐毅说:“我们紧紧抓住精准扶贫的大好机遇,在苹果产业标准化管理上下大功夫,实施‘五个三’工程,用3年时间建成3000亩欧盟标准示范园、3万亩国家标准示范园、30万亩市级标准示范园,培训颁证3万名县级务果能手,提升果园标准化管理水平。”
  “苹果班子”干出了样子   高邵坪是万泉镇的一个山地苹果基地,区域内分布着4000亩苹果园,大约700多户农民在基地里务果,有一条长4公里的作业道路,已经硬化成水泥路面。果农高秀川说:“这条路硬化了,下雨天开农用车再也不打滑了,务果方便了许多。”
  县长宋树红说:“我们把苹果主导产业作为精准扶贫的主攻方向扶持发展,苹果产业发展到哪里,项目和政策就跟进配套到哪里,不断优化路、水、电、气等配套设施,扶持苹果产业助农致富奔小康。”
  县里围绕苹果产业运输难题,实施了村村通水泥硬化路工程,全县道路通畅率达67%。围绕果园灌溉用水难题,实施了小型农田水利建设工程,把涓涓清流引入果园,解决了河谷川台区果园灌溉“最后一公里”问题。围绕苹果产业区域电力不足问题,开建了总投资3.5亿元的光伏发电工程。围绕减轻雹灾损害苹果问题,分步建设人工防雹站点,全县形成4道冰雹灾害防线,尽可能地降低雹灾损失。围绕果园农业垃圾处理问题,在果园里配套建成沼气池,将枝叶回填沼气池,又以沼渣、沼液为肥料生产苹果,形成“苹果+沼气”的绿色生态农业生产模式。
  让苹果产业发挥助农增收的规模化效益,必须引导农民精心管理果园。让农民自觉自愿管护果园,必须树立让他们看得见、摸得着的苹果增收致富典型。县里在朱店镇三合村探索村班子成员示范苹果“引路田”的做法。三合村村支书柳玉昌是务果老把式,早就尝到务果甜头。村里又把种植规模达到10亩的果园大户李文斌和各有20亩的果园大户柳小明、朱建生推选到村班子里,组建成了“苹果班子”。“苹果班子”干出了样子,凡开会必讲苹果,给村民计算务果与种粮的对比账;每年苹果开园上市,组织村民亲眼目睹客商收购苹果的热闹情景。目前,“苹果班子”成员每年的苹果收入平均在7万元以上。
  村看村,户看户,农民看的是干部。“苹果班子”示范引导让村民动了精心务果的念头。村里那些认为打工来钱快的村民,放下了瓦刀,捉起了剪刀,钻进了果园。目前,全村果园面积发展到2810亩,人均1亩果园,其中挂果园1200亩。全县14个果园乡镇都有果园挂果,挂果面积25万亩。
  标准化生产叫响“庄浪红”   去年秋天,果径75毫米的庄浪县红富士苹果每斤批发价最高5.5元。“庄浪红”富士苹果原本从被誉为“中国苹果第一市”的栖霞市引进,每斤售价却高于栖霞市1.8元左右,显示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在发展苹果主导产业中,庄浪县推广苹果标准化生产技术,建立健全了县有果业中心、乡(镇)有果业站、村有果技员的苹果生产技术推广体系。推行苹果产业发展行政与技术“双包”责任制,县级干部每人抓1个果园乡镇,乡镇主要领导挂点示范,县果业部门技术干部在果园一线提供技术支持,指导乡镇发展出口创汇园、有机苹果园、绿色食品园等示范性苹果园,示范推广阳光树冠、单果管理等苹果标准化管理技术。
  县果业中心技术干部王选强说,庄浪县推广的阳光树冠便于果树采光,纺锤树形便于果树通风,也有利于果农田间作业。在平凉市赛园活动中,庄浪县苹果幼园管理水平综合评为全市第二名。评委表示,庄浪县苹果幼园管理规范,尤其是选择的纺锤树形有利于生产优质苹果。
  业内专家也对庄浪的苹果栽培模式大加赞赏。国内知名苹果专家李丙智参观了万泉镇北川苹果标准化技术示范园之后说:“国际上最先进的栽培模式在这里变成了现实,要大力总结推广。”
  推广纺锤树形,还施用农家肥,苹果生产走上了生态农业之路。县里采取“果+畜”的生态农业生产模式,畜牧业产生的农家肥当作基肥深施给果树,提高了果品品质。王选强说:“施用化肥和施用农家肥,果品品质大不一样。农家肥生产的苹果,品尝起来,口感香甜脆嫩。”
  去年秋天,庄浪县3000亩苹果园通过了GAP国家良好农业规范认证,这意味着庄浪苹果将要实现出口创汇,黄土高原上“庄浪红”的声名将漂洋过海。(李顺民 李战吉)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官网发布于养殖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太行山上的绿色明珠,山清水秀扮靓神奇八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