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这样火,特色小镇的核心是大写

2019-11-28 21:24 来源:未知

“村晚”为何这样火?

针对不少地区盲目拆老建新、大搞“无中生有”,专家呼吁——

4月15日,5000余名来自乌鲁木齐(500人)和本地的游客,齐聚巴州阿瓦提农场马生新的梨园——习近平总书记曾经视察过的地方,赏“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盛景。这也标志着2017中国丝绸之路?库尔勒香梨节正式开幕。

——对丽水乡村文化生态的观察

特色小镇的核心是大写“特”字

为了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巴州阿瓦提农场精心准备了威风锣鼓、民族舞蹈、乐器演奏等节目,游客们随着欢快的乐曲跳起了麦西来甫。在梨园中,安排了专人为游客介绍香梨园的基本情况、香梨的产业发展、万亩梨园科学种植知识等。当得知2009年习近平曾来到此处,就香梨的种植情况及香梨产业发展进行调研时,游客纷纷表示今后到巴州库尔勒那里将是必游之处。

本记网者 朱海洋 文/图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林火灿

此次2017中国丝绸之路?库尔勒香梨节系列活动自4月全面启动,春季篇以“春赏梨花”为主题,举办“百心健康杯”花漾梨城主题摄影大赛、自治区媒体团走进巴州库尔勒采风活动、“千树万树梨花开”500名游客梨园赏花活动、“丝路雄关?英雄战”大型公益慢跑活动及“青?听我心,团结在我家乡”快闪活动;夏季篇以“夏季游园”为主题,将举办全国赛马大会;秋季篇以“秋品果实”为主题,将举办香梨采摘节;冬季篇以“冬赏天鹅”为主题,将举办“天鹅飞来不想走”摄影展。活动以文艺展示、竞技比赛、旅游观光、特色美食等为载体,充分展示巴州库尔勒独特的香梨文化、深厚的历史底蕴、丰富的物产资源、秀美的城市风光和鲜明的民俗风貌。

情景剧、采茶戏、曲艺表演、民俗茶艺……1月20日,浙江省龙泉市宝溪乡溪头村的八棵树公园,从来没这么热闹过,全国12个村的草根明星集聚于此,来了一场“斗村晚”,争奇斗艳间,人气爆棚。

图为爱飞客航空小镇文化展示中心内景。位于湖北荆州市漳河之滨的爱飞客航空小镇充满现代元素,机场、机库、航模等一应俱全。2014年起,小镇通过把通用航空产业和旅游业相结合,年均吸引游客超过60万人次。 新华社记者 董 越摄

在城市生活了50多年,乔淑云从未见过这一眼望不到边满树盛开梨花的园子,“我只吃过库尔勒香梨,还从未看过梨花,没想到这梨花开得如此洁白喜人。”乔淑云挽着母亲的臂膀说,她和妹妹都已退休,偶然的机会听说巴州库尔勒要办香梨节,姐妹俩商量了一下带着母亲报了名。“女儿们说趁我还能走得动,带着我到处走走看看。我在乌鲁木齐待了40多年,还没到过巴州库尔勒,今天由女儿陪着看到这梨花不虚此行。”77岁的秦秀兰笑着说。

这场文化盛宴正式敲响了丽水今年“村晚”的钟声。在接下来的近三个月时间里,全市预计将有超过1000个行政村自办春晚,清一色都是农民自编、自导、自演,“秀文化”成了一种新年俗。

当前,特色小镇建设已成为势头强劲的产业风口,然而,部分地方仍存在不注重特色的问题。专家表示,建设特色小镇应该依托原有产业优势、历史人文积累和独特资源禀赋,进行顺应人口集聚和生产生活需要的良性开发

71岁的马跃珍与闺蜜吕彩凤结伴出游,并与在旅途中新结识的朋友们在梨花下依偎着合影,说到高兴处马跃珍和朋友们跳起了欢快的麦西来甫,快乐在笑声中传递,而她们对快乐的追求跨越了民族与年龄界限。“我们第一次到巴州库尔勒,说实话它比乌鲁木齐美。没想到这次香梨节之旅让我们看到那么美的梨花,真是非常激动。”吕彩凤说。

最近十年,乡村发展日新月异,可随之出现了精神荒漠化的苗头,如何解决“身有所栖,心无所寄”的新问题,成为新农村建设的必解课题之一。对此,丽水于2013年起,从政府层面构建现代乡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打造乡村春晚品牌,重铸农民精神家园。丽水具体是怎么做的?

近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了北京市怀柔区雁栖镇等276个镇为第二批全国特色小镇。继去年公布第一批127个特色小镇名单后,全国特色小镇成员再次扩容。

责任编辑:朱瑞

图片 1

当前,特色小镇建设已经成为势头强劲的产业风口,为经济建设发展带来新的机遇。不过,由于我国特色小镇培育尚处于起步阶段,部分地方仍存在不注重特色的问题。

草根明星在“斗春晚”现场表演节目。

专家表示,培育特色小镇的内涵在于“特色”二字。在特色小镇的建设中,不能盲目拆老建新,或者盲目盖高楼大厦,而应依托原有产业优势、历史人文积累和独特资源禀赋,形成独具特色的发展模式。

图片 2

不能盲目拆老街区

草根明星在“斗春晚”现场表演节目。

特色小镇的开发应尊重历史特性,继承有形的历史遗迹,以免沦为标准化的、缺乏特色的、少人性化的、单纯物质空间

农民自主“秀文化”

“拆拆拆”,已成为不少地方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必选项”。有些地方不尊重小镇现有格局,盲目拆老街区,使原有的老街失去了特色。

丽水地处浙江西部山区,尽管村庄小散,但民风质朴,文化底蕴深厚,过去逢年过节,也有文艺表演的传统,不过,都属于小打小闹,难成气候。追溯其“村晚”历史,还从庆元县月山村说起。

不久前,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印发了《关于保持和彰显特色小镇特色若干问题的通知》,明确要求特色小镇建设要顺应地形地貌,保持现状肌理,延续传统风貌,严禁建设“大、洋、怪”的建筑。

月山村的探索,可谓开了一条先河。整场村晚,主办方是村两委,导演班子是村里的文化能人,演员是全村男女老少,上至耄耋,下至垂髫,都是主角儿,道具则是家里的农具、田里的蔬菜,演啥节目村民说了算,前后得忙活很久,既有创意,又接地气。

“培育特色小镇的内涵要围绕‘特色’,如特色古镇文化、特色民间技艺、特色中医药等,绝非一个简单复制的造城运动。”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夏丹说,进行特色小镇的规划和建设,应该是顺应人口集聚和生产生活需要的良性开发过程。

“农活秀”是“月山春晚”的拿手好戏,从1981年开始保留至今。虽然秀的内容有所变动,但风格始终不变,草根、诙谐,再加上参与性强,经常惹得大伙捧腹大笑,让许多村民过足了“演员瘾”。起初,有些人羞于迈开腿,可几年下来,竟都成了文艺骨干。

夏丹表示,住建部特别强调要“尊重现有格局,不盲目拆老街道”,既可以引导地方保留小镇本身的自然风光和传统风貌,不搞自作主张的破坏,也能更好地让一些特色小镇立足旅游资源或产业经济特色,不搞“无中生有”。

此后,从一枝独秀到模仿复制,丽水部分乡村也开始自办村晚。这其中,“送文化、种文化”绝对功不可没。丽水地区有不少“空壳村”,平时大家外出务工求学,过年时则人口井喷,为了满足文化需求,丽水就把电影、戏曲、排舞等送到乡下。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规划院副总规划师胡天新说,小镇的老街区积淀了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是小镇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具有记忆、体验和研究价值。老街区也承载了小镇社区,是老居民情感的依附,是小镇的人文标识。如果老街区消失,即使原社区人口可回迁到新街区,这种经历过历史磨合的老社区也难以延续,邻里关系变淡,老街区所依附的社会归属感也不易找回。

与月山村类似,一些乡村文化能人挑起大梁,自搭舞台“晒文化”,渐渐地形成一种新风尚,大有星火燎原之势。到了2013年,丽水全市已有130多个村自主举办了乡村春晚,有些村里节目多,怕落选的不高兴,还专门在小年夜先办一场,惹得临近的许多村羡慕不已。

“生活空间本来就该是连续的、有历史的、具丰富多样文化价值的,不应该被抽象的、不连续的、标准化的经济空间简单地抹平和取代。因而小镇的开发应该尊重历史特性,继承有形的历史遗迹,以免令小镇沦为标准化的、缺乏特色的、少人性化的、单纯物质空间。”胡天新说。

事实上,连续多年的单纯“送文化”,老百姓总是坐在台下当观众,被动接受文化服务,不能不走到台前“秀一把自我”、“圆个演员梦、导演梦”、“我的文化我做主”,成了大伙儿的新愿望。

胡天新指出,老街区的保护与开发并非是对立关系,二者更应该是相互调和、相互促进的共生关系。对老街区不应该消极保护,而应重视和激发其根植性、亲和性、宜居性等方面的活力,并融入时代意义。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官网发布于必威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何这样火,特色小镇的核心是大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