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家企业半数将被清理,洋奶粉神话破灭

2019-12-26 00:31 来源:未知

对长期以来受外资乳企挤压、话语权缺失的国内乳企而言,似乎迎来了反击的机会。洋奶粉质量问题及反垄断处罚、国家有意扶植国产奶粉企业,国产乳企的“好时代”大幕将启,不过想要夺回失去的市场,国内乳企依旧有很长的路要走,“消费者信心依然没有恢复,这会是个漫长的过程,需要政府部门和企业共同努力。”乳业分析师宋亮对此评论道。 让国内奶粉生产企业雀跃的还有国家政策的引导和扶植。 从6月份起,由工信部主导的国内128家乳企重组大幕徐徐拉启,奶粉行业的大洗牌即将开始。尽管重组方案细则尚未正式公布,但整合带来的后果无疑可以用“强者恒强,弱者出局”这八个字来概括。 宋亮表示,国家希望通过奶粉行业的整顿,对生产工艺、自建和自控奶源提出更高要求,“128家企业通过整顿会有一半被清理出去”。 6月中旬,蒙牛收购雅士利拉开了乳粉行业整合的大幕,有传言称下一个重量级的并购将是伊利,伊利可能并购的对象包括飞鹤和完达山。飞鹤相关负责人昨天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拥有100%自控奶源的飞鹤绝不可能被收购,这名负责人表示,飞鹤也在接触考察可以收购的企业,“有价值的企业会考虑收购,收购最看重的是品牌和渠道。” 种种迹象显示,为了撼动外资乳企的霸主地位,国家队已经进场,业内人士指出,国家有意打造几个与外资乳企抗衡的企业,而这将先从龙头企业的并购开始。6月中旬,工信部提出,争取用2年时间,形成10家左右年销售收入超过20亿元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知名品牌和国际竞争力的大型企业集团,将行业集中度提高到70%以上。 洋奶粉在中国市场的暴利时代戛然而止。“肉毒杆菌”以及6.7亿元的天价罚单,终结了洋奶粉在中国的神话,也让长期被洋奶粉挤压的国产奶粉迎来转机。 在洋奶粉身陷危机之际,国产奶粉企业明显加大了促销力度,试图从外资品牌林立的市场中抢回一部分市场,对他们而言,尽管短期内扭转颓势无望,但起码看到了一线希望。 “很多因素看似对国产奶粉是利好,其实不然。”宋亮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肉毒杆菌”事件和对洋奶粉的反垄断处罚并没有缓解国产奶粉的尴尬处境。很多国内乳企也是从恒天然进口奶源,这也决定了这些国内乳企和恒天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负面影响对大家都不是一件好事。”王丁棉对记者表示,反垄断处罚让各家洋奶粉宣布下调产品售价,这样一来,国产奶粉的价格优势也荡然无存,“反会促使更多消费者购买洋奶粉。” 在业内人士看来,国产奶粉何时能崛起取决于消费者信心何时恢复。宋亮表示,经过近年来的整改,中国乳业集约化水平提升,从生产到销售环节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可以跟国际接轨,有的甚至更先进,但是消费者信心依然没有恢复。“消费者信心的恢复是个漫长的过程,这取决于宏观环境、监管以及产品安全高品质等等”,宋亮表示,消费者信心恢复需要政府和企业长期的努力。 客观来说,三聚氰胺事件重创了国产乳企,但也给国内乳业修炼内功的机会。近年来,包括飞鹤、蒙牛、伊利等国产乳企都在全产业链模式上探索,他们纷纷建立自有牧场,实现产品全程可追溯。在宋亮看来,国内奶粉企业要想重新获得消费者的认同,就得更加开放和透明,伊利蒙牛开放工厂参观都是不错的尝试。 乳企整合大幕拉启 128家企业有一半会被清理出去 国产奶粉迎来转机? 很多国内乳企从恒天然进口奶源,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声音 一名国内乳企从业者的独白: “恒天然仍值得尊敬” 李慧是一家国内奶粉企业的公关负责人,同时也是一个三岁孩子的母亲。恒天然“肉毒杆菌”事件爆发以来,她几乎每天都在微信好友圈进行直播。“新华社消息,恒天然两批次奶粉在斯里兰卡涉双氰胺”,8月11日,李慧在微信好友群里发了这条消息。 在李慧看来,恒天然“涉毒”对国产奶粉而言,的确带来了机遇,“中国消费者终于意识到国外奶粉并非100%安全”。李慧表示,经过此次事件,消费者不再戴着有色眼镜,客观地看待国产奶粉和洋奶粉,国产奶粉的“黄金时代”也就到来了。 作为国产奶粉的从业人员,李慧内心并没有对竞争对手“涉毒”而幸灾乐祸。相反,她再次看到了洋奶粉企业和国产奶粉企业的差距。“从某种意义上,恒天然事件对国内奶企是一次难得的借鉴和启迪”,李慧表示,肉毒杆菌不是必检项目,恒天然的自我揭短需要勇气,也给国内奶粉企业上了生动的一课,“消费者的知情权非常重要,恒天然这样做能赢得消费者的认同和尊重。” 作为母亲,李慧是国产奶粉的践行者,她坚持给女儿喝自己公司产的奶粉,还无数次向身边亲朋好友推荐自家产的奶粉,并向他们一一解释自有牧场、全程可追溯等优点,不过国产奶粉的尴尬处境没有任何改观,“只要听到是国产奶粉,消费者就自动屏蔽接下来的信息了。” 在李慧看来,三聚氰胺事件后,国内奶粉企业经历了相当长的沉寂期,这段时期,相当部分的企业都意识到奶源的重要性,纷纷建设自有牧场。洋奶粉的质量问题频发给了国产奶粉的反击机会,但“国内品牌要重获信心和市场,还需要坚持不懈的努力”。 洋奶粉纯净神话破灭 王丁棉:国内奶粉格局不会因此发生大改变 王丁棉的电话成了名副其实的热线,从全国各地涌来的电话让王丁棉的手机和家里座机热得发烫。“在每天20分钟的采访里,王老师至少得接三个预约采访的电话。”一名媒体记者这样描述。 恒天然“肉毒杆菌门”、发改委的天价罚单……接踵而至的负面新闻给信奉洋奶粉的消费者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在王丁棉看来,国家发改委开出的6.6873亿元的天价罚单是对近年来频频涨价的洋奶粉的一次警示。近年来,洋奶粉在中国市场占据了绝大多数的份额和话语权,“从2006年到2012年,这些外资奶粉每年涨价的幅度都超过了15%。”王丁棉表示,洋奶粉近年来以成本上升、配方调整或改换包装等理由,轮番多次上调产品价格,而天价罚单对洋奶粉无疑是一种震慑,它们肆无忌惮涨价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回。 而恒天然“肉毒杆菌门”则让洋奶粉百分百纯净的神话破灭。恒天然在8月10日再次宣布,在斯里兰卡召回两批次涉嫌受到农用化学品双氰胺污染的奶粉。接连爆发的质量问题,让恒天然产品“干净、绿色”的形象受损严重。 “政府的各种政策和‘毒奶粉’事件肯定会对洋品牌在国内的销售造成影响。”王丁棉表示,由于洋奶粉接连受到冲击,给国内奶粉品牌带来一定机会,但国内奶粉市场格局不会因此发生较大的改变,“洋奶粉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和话语权不会发生根本性改变。”

对长期以来受外资乳企挤压、话语权缺失的国内乳企而言,似乎迎来了反击的机会。洋奶粉质量问题及反垄断处罚、国家有意扶植国产奶粉企业,国产乳企的“好时代”大幕将启,不过想要夺回失去的市场,国内乳企依旧有很长的路要走,“消费者信心依然没有恢复,这会是个漫长的过程,需要政府部门和企业共同努力。”乳业分析师宋亮对此评论道。 让国内奶粉生产企业雀跃的还有国家政策的引导和扶植。 从6月份起,由工信部主导的国内128家乳企重组大幕徐徐拉启,奶粉行业的大洗牌即将开始。尽管重组方案细则尚未正式公布,但整合带来的后果无疑可以用“强者恒强,弱者出局”这八个字来概括。 宋亮表示,国家希望通过奶粉行业的整顿,对生产工艺、自建和自控奶源提出更高要求,“128家企业通过整顿会有一半被清理出去”。 6月中旬,蒙牛收购雅士利拉开了乳粉行业整合的大幕,有传言称下一个重量级的并购将是伊利,伊利可能并购的对象包括飞鹤和完达山。飞鹤相关负责人昨天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拥有100%自控奶源的飞鹤绝不可能被收购,这名负责人表示,飞鹤也在接触考察可以收购的企业,“有价值的企业会考虑收购,收购最看重的是品牌和渠道。” 种种迹象显示,为了撼动外资乳企的霸主地位,国家队已经进场,业内人士指出,国家有意打造几个与外资乳企抗衡的企业,而这将先从龙头企业的并购开始。6月中旬,工信部提出,争取用2年时间,形成10家左右年销售收入超过20亿元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知名品牌和国际竞争力的大型企业集团,将行业集中度提高到70%以上。 洋奶粉在中国市场的暴利时代戛然而止。“肉毒杆菌”以及6.7亿元的天价罚单,终结了洋奶粉在中国的神话,也让长期被洋奶粉挤压的国产奶粉迎来转机。 在洋奶粉身陷危机之际,国产奶粉企业明显加大了促销力度,试图从外资品牌林立的市场中抢回一部分市场,对他们而言,尽管短期内扭转颓势无望,但起码看到了一线希望。 “很多因素看似对国产奶粉是利好,其实不然。”宋亮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肉毒杆菌”事件和对洋奶粉的反垄断处罚并没有缓解国产奶粉的尴尬处境。很多国内乳企也是从恒天然进口奶源,这也决定了这些国内乳企和恒天然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负面影响对大家都不是一件好事。”王丁棉对记者表示,反垄断处罚让各家洋奶粉宣布下调产品售价,这样一来,国产奶粉的价格优势也荡然无存,“反会促使更多消费者购买洋奶粉。” 在业内人士看来,国产奶粉何时能崛起取决于消费者信心何时恢复。宋亮表示,经过近年来的整改,中国乳业集约化水平提升,从生产到销售环节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可以跟国际接轨,有的甚至更先进,但是消费者信心依然没有恢复。“消费者信心的恢复是个漫长的过程,这取决于宏观环境、监管以及产品安全高品质等等”,宋亮表示,消费者信心恢复需要政府和企业长期的努力。 客观来说,三聚氰胺事件重创了国产乳企,但也给国内乳业修炼内功的机会。近年来,包括飞鹤、蒙牛、伊利等国产乳企都在全产业链模式上探索,他们纷纷建立自有牧场,实现产品全程可追溯。在宋亮看来,国内奶粉企业要想重新获得消费者的认同,就得更加开放和透明,伊利蒙牛开放工厂参观都是不错的尝试。 乳企整合大幕拉启 128家企业有一半会被清理出去 国产奶粉迎来转机? 很多国内乳企从恒天然进口奶源,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必威官网, ■声音 一名国内乳企从业者的独白: “恒天然仍值得尊敬” 李慧是一家国内奶粉企业的公关负责人,同时也是一个三岁孩子的母亲。恒天然“肉毒杆菌”事件爆发以来,她几乎每天都在微信好友圈进行直播。“新华社消息,恒天然两批次奶粉在斯里兰卡涉双氰胺”,8月11日,李慧在微信好友群里发了这条消息。 在李慧看来,恒天然“涉毒”对国产奶粉而言,的确带来了机遇,“中国消费者终于意识到国外奶粉并非100%安全”。李慧表示,经过此次事件,消费者不再戴着有色眼镜,客观地看待国产奶粉和洋奶粉,国产奶粉的“黄金时代”也就到来了。 作为国产奶粉的从业人员,李慧内心并没有对竞争对手“涉毒”而幸灾乐祸。相反,她再次看到了洋奶粉企业和国产奶粉企业的差距。“从某种意义上,恒天然事件对国内奶企是一次难得的借鉴和启迪”,李慧表示,肉毒杆菌不是必检项目,恒天然的自我揭短需要勇气,也给国内奶粉企业上了生动的一课,“消费者的知情权非常重要,恒天然这样做能赢得消费者的认同和尊重。” 作为母亲,李慧是国产奶粉的践行者,她坚持给女儿喝自己公司产的奶粉,还无数次向身边亲朋好友推荐自家产的奶粉,并向他们一一解释自有牧场、全程可追溯等优点,不过国产奶粉的尴尬处境没有任何改观,“只要听到是国产奶粉,消费者就自动屏蔽接下来的信息了。” 在李慧看来,三聚氰胺事件后,国内奶粉企业经历了相当长的沉寂期,这段时期,相当部分的企业都意识到奶源的重要性,纷纷建设自有牧场。洋奶粉的质量问题频发给了国产奶粉的反击机会,但“国内品牌要重获信心和市场,还需要坚持不懈的努力”。 洋奶粉纯净神话破灭 王丁棉:国内奶粉格局不会因此发生大改变 王丁棉的电话成了名副其实的热线,从全国各地涌来的电话让王丁棉的手机和家里座机热得发烫。“在每天20分钟的采访里,王老师至少得接三个预约采访的电话。”一名媒体记者这样描述。 恒天然“肉毒杆菌门”、发改委的天价罚单……接踵而至的负面新闻给信奉洋奶粉的消费者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在王丁棉看来,国家发改委开出的6.6873亿元的天价罚单是对近年来频频涨价的洋奶粉的一次警示。近年来,洋奶粉在中国市场占据了绝大多数的份额和话语权,“从2006年到2012年,这些外资奶粉每年涨价的幅度都超过了15%。”王丁棉表示,洋奶粉近年来以成本上升、配方调整或改换包装等理由,轮番多次上调产品价格,而天价罚单对洋奶粉无疑是一种震慑,它们肆无忌惮涨价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回。 而恒天然“肉毒杆菌门”则让洋奶粉百分百纯净的神话破灭。恒天然在8月10日再次宣布,在斯里兰卡召回两批次涉嫌受到农用化学品双氰胺污染的奶粉。接连爆发的质量问题,让恒天然产品“干净、绿色”的形象受损严重。 “政府的各种政策和‘毒奶粉’事件肯定会对洋品牌在国内的销售造成影响。”王丁棉表示,由于洋奶粉接连受到冲击,给国内奶粉品牌带来一定机会,但国内奶粉市场格局不会因此发生较大的改变,“洋奶粉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和话语权不会发生根本性改变。”

晚报记者谢飞君 王丁棉 中国奶业协会理事、广东省奶业协会副会长、广州市奶业管理办公室副主任 6月1日是儿童节,也是“世界牛奶日”。在这样一个节点,王丁棉觉得有话要说。 最近南方日报与广州妈妈网开展了一项网络调查,结果显示有93.1%的妈妈认为国外的婴儿奶粉品质更有保障,有6.9%的妈妈认为洋品牌与国产奶两者都差不多,认为国内品牌更有保障的妈妈人数为0。在王丁棉看来,这个消费者对国产奶粉的0信任,与中乳协日前公布的国产奶优于进口的结论形成鲜明对比。而从近年有越来越多的人跑到国外去抢购奶粉,又或狂热地投入海淘、网购的现象来看,消费者对中国乳业及国内品牌发生信任危机,已是不争的事实。 “食品质量安全问题及其如何化解当前的乳品行业的信任危机,是一项十分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又是整个行业当前所共同面对的一个严峻的课题,要想重振信心,需要社会的合力支持方能成就。”王丁棉说。 乳品信任危机将长期存在 问:作为乳品行业的资深人士,您对目前中国乳业大形势作何判断,这个行业是否存在着信任危机? 王:对这个问题,我个人的分析与判断是一个肯定的答案。其实,官方对此已有了一个答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5月13日的一次电话会议中就已经做出了十分清楚不过的回答。他说:“决不能再出现奶粉那样的信任危机。”而日前南方日报与广州妈妈网所做的市场调查结果,其实是一个来自民间的坚实不过的答案。 不久前,国家工商管理局副局长说,国产婴儿奶粉合格率高达99.2%,紧跟其后中乳协又公布了它们的检测数据和结论,说是国产奶粉为100%合格和好过进口洋奶粉。这一官方调查结果与民间结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悬殊?作为消费者,你相信哪一个?其实,判断中国乳业和国产奶品是不是已经发生了信任危机?可以根据如下几条作为辨断的依据: 第一,是看民心民意,是否民心所离,背向而去。这一条,已从南方日报与广州妈妈网的调查结果充分地反映和表现出来了,消费者此前已被一些人和企业骗得太多了,他们已从惯性上不再敢相信官方的调查结果。 第二,是看市场的话语权掌握在谁的手上。这个答案也不难找,国内的奶粉企业自己心里就十分清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心知肚明得很,目前洋奶粉在一线城市所占的市场份额在85%以上,甚至连洋牛奶近一两年来也在大举进攻中国市场,与洋奶粉形成一个合攻之势。 第三是看淘宝、海淘、网购、代购的成交额和发展速度。自2008年发生三聚氰胺事件后,海淘、海外代购这种网购形式及渠道,以200%以上的速度在快速发展壮大,去年底今年初,新西兰、英国、德国、美国、荷兰等多国与地区对中国人实行限购措施,海淘、代购、网购更是疯狂。刚为人父母的这批“海淘们”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地为小孩的三餐进食犯愁?有些人认为消费者是贪求价格上的便宜,其实不然,真正的原因是他们在追求宝宝奶粉的一个质量信赖。很多时候他们不是为了便宜三五十元钱的问题,很显然,是对国产奶粉的不信任,认为国产奶不够安全。 问:信任危机并不难理解,因为在举国关注的“三聚氰胺”事件之外,围绕乳制品的其他负面消息也一直没有消停过。 王:目前我国的基本人口国策仍是坚持独生子女,父母都不愿意甚至不敢将赌注押在宝宝的健康成长上,即使他们大人不穿或少吃一点,也要多花一点钱在自已的小孩身上。他们为什么不信任国产奶品?我觉得原因至少有四条: 第一,是国内的牛奶和企业不该发生的、令消费者感到恐慌的食品安全事件太多、太密、太触目惊心。9年前的大头娃娃事件和5年前的三聚氰胺事件都只是引子,后来频频发生的汞超标事件、黄曲霉素M1事件、β内酰胺霉事件、涂改已过期产品的生产日期事件、消毒液外溢事件、学生奶中毒事件等,加速了信任危机的总爆发。 第二,是乳品企业社会道德和诚信的底线被突破了。在道德与诚信方面出现问题,这比单纯的产品发生质量问题更为可怕。例如,曾有两大乳业为了击败对手,除了使用一些明争暗斗的常规方法外,还发展到了拦截对方奶车投毒这种地步;又如,在产品的保质期已过期的情形下,竟然将过期产品重新组织集中起来编上新的生产日期,继而上市再销售;还有,为了使产品更好风味、更好卖,就使用不准使用的加工方法或工艺;再如,一边是往牛奶添加胰岛素激素蛋白,而另一边又将牛奶说成是有机奶,从而卖个好价钱,谋取暴利;又再如,把高浓度双氧水或二氧化氯等化学物质投入到生鲜牛奶中用作防腐保鲜剂。如此等等,都涉及到人的社会责任与诚信方面的问题。这些来自行业内部自身的爆破力,对消费者信任的杀伤力更为凶猛。你的良心都坏了,还有谁能相信你是一个慈善家? 第三,是政府的警觉性和它的监管效果不被信任。三聚氰胺在2005年前就因混入饲料出口到美国被发现后遭到了抨击,有关部门不以为意。结果在伤害了30万名小孩身体健康的情形下,于2008年9月危机才爆发。政府的敏觉度和监管不到位,竟然能让问题奶粉在黑市交易流通中窜行了3年,让在当年时任三鹿乳业产品研发部的主要负责人、拥有博士衔头的生庆海,用一篇“三聚氰胺在乳品对蛋白质的稳定性”科研成果论文,获得2007年国家科技二等奖(此奖项至今仍未予撤销)。而水解蛋白质、破皮鞋能造牛奶的皮革牛奶事件,在业内2003年、2004年时就已出现,2005年、2006年曾被媒体二度曝光揭露过,直至2009年在温州某家乳品厂被检出仍在使用。 第四,是对政府治乱效果的不认同。近十多年来中国乳业的秩序之所以这么乱,其中有一条就是企业犯错的成本轻和犯错企业可以通过强势的公关把问题摆平,而不是针对存在的问题切实整改。有一些大企业在近十年来,似乎每年都在产品质量问题或社会责任与诚信方面频频犯错。而政府对它们的事后处理往往是心慈手软,不予严惩,甚至是在某种程度上庇护、放任它们。故此,犯错的企业时日长久了就养成了一种保护依赖,甚至是借此依势骄横、傲视一切,毫无悔改之意。这些企业的所作作为,当消费者知道得多了、看得多了,自然而然就会产生反感,乃至是对整个行业、对政府的管理部门产生不信任。 “国产奶好过进口奶”? 问:从现在的情况看来,政府管理部门、行业协会等对于消费者的“不信任感”似乎并不重视。否则何以会有“国产奶粉好过进口奶”这样的结论被发布?你怎么看待这个结论? 王:的确,中乳协在最近的一份调查报告中称:“国产奶好过进口奶”。而大部分消费者对此结论不予认同。其实,我个人私底下也很难认同。消费者之所不认同,主要是他们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国产品会胜过进口的洋奶粉欠缺足够、充分的说服力及依据。消费者不敢相信这个结论的准确性,是他们无法获得足够的信息来对这个结论作出客观判断。也就是说,即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要强迫他人接受你这么空洞的答案,很难。在我看来,中乳协所下的这个结论在依据方面是缺乏了一点底气,因此也就没有多大的说服力。 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副理事长刘美菊的注解说,日本的奶粉不加碘,我国的有加碘,并以此就认为我国的奶粉高于好于洋奶粉。大家须知,碘元素牛奶本身就存有,再者,在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专家组推荐的婴儿配方奶粉中也是标明有碘含量的指标的,中国成年人在前一个时期以来的确是在食盐中有了碘的强化,但并不是说连刚出生的婴幼儿在他们的奶粉中也要强化。碘对刚出生才几个月的婴幼儿的需求量是受到非常严格限制的,不是说加得多了就认为是比人家的奶粉好。 至于在检测中有检出几家进口奶粉某些检项不合格,我认为食品安全问题并不是哪一个国家或企业的专利。哪一家企业都有可能发生,如果一条鱼、一杯酸奶放它三五天都不臭,你还敢饮用和食用吗?那肯定是用了防腐剂。所以,进口奶粉被检出不合格,这一点都不奇怪。 另一方面,在这次的检测对比中,国内品牌为全合格,而据我所知,当中有此企业所使用奶粉及辅料同样全是进口的,这样的产品被检出100%合格又有什么意义? 标准不改奶粉难好 问:之前听食品配料行业的一个朋友说,为了避免一些风险,他们现在所用的工业奶粉也都是进口的。您刚才也提到被抽查的品牌企业辅料进口的问题,所以我不知道,使用进口奶粉是否已经是一个普遍行为? 王:国产奶的信任危机与标准问题关系很大。生奶标准定得这么低,消费者怎么不会对你的奶源失去信心?中乳协及卫生部说,牛奶标准低一点不影响产品的高质量及安全。没有好的奶源,神仙也做不出好的奶品,这是一条铁一样的基本规律,是颠扑不破的真理。难道中国人真的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用最低最差标准的奶源能做出世界上最好的奶粉?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建议中乳协可以据此去申请诺贝尔奖了,中国奶那不就堪称奶神了? 广东的乳品企业这5年来,有90%以上的企业,所使用的奶粉有90%以上都是进口奶粉。就这一现状,我曾问过一些企业原因是什么。乳品企业给我的回复说:因为国内的奶粉无法达到他们产品所需的质量要求。造假者瘦小的身材却穿上很多厚衣服来装胖子,这不是自欺欺人的手法吗?这种手法还被运用到其他方面,例如被叫响全国的有机奶市场,果真全都做到有机的水平?我敢说,这是继航天员牛奶之后的又一个最大的谎言。 问:仍是一个标准问题? 王:对,标准太低。我国现行的婴儿配方奶粉标准,基本上是照搬食品法典委员会于1981年所制定推出的那一个标准,但是这个标准,委员会已于2005年、2006年、2010年作出过3次修订。我们所引用的理论依据本身就显得落伍,还在大谈是世界上最严格的,这会因为自己的无知而被他人笑话。 中国百姓对国产奶不信任,这与标准制定得过低是有着直接的关联,肯定会受到影响。这么说吧,国标一天不恢复提高,消费者的信心、信任就一天难以得到恢复与提升。 “三聚氰胺”是质量状况分水岭 问:都说压力转变为动力,但乳品行业问题这么多,为什么就一直没有形成推动力? 王:其实有人认为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发生后,业内进行了全面整顿,开始加强奶源建设,目前的奶源和乳品质量比过去有了很大进步。我基本认同这一看法。从中国奶业的行业精神状态及产品质量水平等方面去评价,2008年发生的三聚氰胺事件的确是一个分水岭。 2008年之前,从管理上来看是属于混乱失控状态,从行业或企业运行情况来看是处在无序乱来状态,从产品质量来看是处于造假流行、不敢放心饮用的状态。2008年之后,在管理上来看已严格很多并趋向于规范的状态,行业企业运行显得有序一些,没那么乱。在产品质量上,三聚氰胺已基本堵住了,水解蛋白、β内酰胺霉等违禁品也已被列在必检的项目,汞、M1、无机砷、铬等重金属和致癌物质也都被纳入了重点的监测项目,明目张胆的牛奶造假行为或现象已得到了明显的遏制,产品质量已有了很大的提高和保障。只是这些监测项目离消费者完全放心的目标要求,仍然存在一定的距离。 问: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依旧是不放心的成分占据主导。 王:产品质量安全问题除了原料生产与产品加工会出现的风险、危机之外,还涉及到企业或从业者的社会道德、责任和诚信等问题。曾有一案例,一名农户当发现有人比自己的牛养得好时,嫉妒心就起来,往人家的牛奶投毒,结果搞出了人命案。这是一个个案,但从中也反映出,抓食品安全,不仅仅是要抓原料和加工环节不出问题,对人的教育和素质的提升一点也不能疏忽。 食品生产从业者的法制教育、食品安全意识、社会责任、道德与诚信等这些方面,如果没有缺口可打开,做人做事的底线没有被突破,良心良知能守得住,他就不会给食品安全添加麻烦,就不会去造假、使假和伤害人。目前,在这一方面,需要全行业下大力气来抓。 媒体要当好食品安全侦察兵 问:从已有情况来看,国产乳制品的行业形势依旧严峻。如果想重新赢回市场,需要在哪些方面下功夫? 王:最近有人说,中国奶奶追捧洋奶粉和所谓的食品安全问题是由媒体制造出来的噱头。对这一观点或说法我不赞同,这实质上是对媒体在食品安全的舆论监督及其功绩给予否定。从近20多年来一系列的毒米、毒油、毒水、毒奶、毒酒、毒菜等食品安全事件及食品造假的揭露、曝光情况来看,媒体在食品安全监管方面充当了一个哨兵和侦察兵的角色与作用,他们的公众监督作用与功效及战绩是公众有目共睹的,这些事实任何人都无法抹掉。特别是在食品企业与行业的自律以及政府的监管未能做到完全到位的情况下,更应充分发挥公众监督和媒体的舆论监督的作用。 食品安全监督或监管,单靠媒体的力量是不够的,仅以企业的力量也是搞不起来的,又或由政府出手治理也不一定会收到很好的效果。这是一个社会系统工程,它需要政府、行业、企业和消费者乃至有关专家多方的密切配合并形成一股合力,各尽所责、所能,以及需要一定的时间用恒心来感动消费者。具体的应对策略,例如政府的监管,从监管思维与手段都要有新的突破,而监管的过程及监管的主要对策、方法、手段、措施等这此些信息要尽量公布于众,让大家有一个详尽的了解,让消费者都知道政府每天都在坚持监管和如何监管,甚至是监管到什么程度。只有将这些都处在一个比较透明的情形下进行,消费者能有效获得监管信息,他们对政府的公信力才会有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 而作为乳品企业,在食品质量安全和行业信用重振方面要担起重任,因为他们是主角。“做奶品就是做良心”,企业最基本的一条是要能守住社会责任、道德、诚信和良心这些底线,做人要真,做产品也要真,要坚决杜绝掺假、做假行为,企业的自律定律要稳如泰山。如果整个行业能在三五年内不再发生造假和重大食品安全事件,消费者的信心也会自然地回来和得到提升。 当然,这一重大的行业信任复苏工程,缺少不了消费者的配合和参与。就消费者而言,若能以“宽怀”之心来给国内乳业行业及品牌一个重塑信用形象的机会,以较客观地认识来评价中国奶业,以及不一边倒地崇尚和倾向洋奶粉,这对中国乳业可能会公平一点。我认为绝大多数甚至是占90%以上的企业都是循规蹈矩守法经营的,丧失良知、失信者仅仅是那一小撮企业,而不要因为奶业界中存有几粒“老鼠屎”而祸及整个行业。 只要社会各界能给中国乳业多一点谅解、多一点宽怀、多一点支持,以及乳业行业自身练好内功、做好自己的本分事情,使之形成一种合力,这就离消费者对中国乳业恢复信心之日为期不远了。我希望这一天能尽快的到来。 (原标题:“三聚氰胺”五年了,乳业为何还是危机?)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官网发布于betway必威官方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128家企业半数将被清理,洋奶粉神话破灭